一年表演170多个唱段,京剧女花脸靠抖音直播告别清贫

admin 2022-02-26 0

晚上八点半,任思媛准时开播,她扎了一个丸子头,戴着耳机。这天晚上,她唱的是京剧《强项令》,讲的是东汉时期,洛阳县令董宣不畏强权,拦驾缉凶,捉拿公主护卫赵彪并正法的故事,在这段戏中,任思媛在舞台上扮演的是董宣,而在直播间中,她要一个人兼顾所有角色,她唱一会,会停下来对故事的情节进行补充和讲解,保证不太明白这出戏的人也能听懂。

“关注任思媛,国粹代代传!”粉丝留言。

任思媛是大连京剧院的花脸演员,今年35岁。在京剧圈,她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青年演员,师从裘派传人李长春先生。2020年5月,任思媛开始在抖音直播,迄今为止,她在直播间演唱过的唱段超过170首。她还会把讲解和表演结合,一个人饰演多个行当多个角色,来诠释一整出戏,让不懂京剧的人也能产生兴趣,喜欢京剧。

现在,她不光通过抖音传承了国粹,同时,靠着直播收入,也改善了生活。

任思媛在抖音直播

一个京剧演员决定直播

2020年疫情爆发后,大连停止了演出等聚集性活动,京剧演员停演不停功,任思媛每天下午一点要跟琴师在一起吊嗓子,戏迷就说,思媛姐,你能不能在抖音把直播打开,吊嗓子我们想看看。没想到打开直播,竟陆续进来了好多戏迷。

有了这次经验,任思媛想,“作为一名职业京剧演员,为什么不把传统京剧和新媒体接轨,利用直播这个平台把京剧和广大戏迷的距离拉近呢?”

随后,她决定正式在抖音做直播。刚开始隔一天播一次,偶尔发一些自己演出的片段,持续一个多月,观看直播的人越来越多,她便改为每天播,并把时间固定在晚上8点半。

刚开始,粉丝在评论区点曲子,点什么她唱什么,每次直播都是不间断唱三四个小时。时间长了,嗓子吃不消。慢慢地,她找到了自己的节奏。现在开播,她先和粉丝聊天,然后再唱戏,中间穿插着连麦,这就算休息了,接着继续唱,一个晚上保证唱十段以上,或者讲一出全本的戏。

作为大连京剧院的专业演员,任思媛做直播顶了很大的压力。圈里圈外都知道她直播后,好的坏的质疑的肯定的各种声音涌来。任思媛也会和自己做思想斗争,“我真的要把自己抖搂出来,让这么多人品评吗?”她转念又想,“学了这么多年京剧,好与不好,捂在自己家里没人知道,没用,只有想办法把自己展示出去,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你。”

任思媛觉得,抖音是大势所趋。除了自己直播,她还给院长写了一封“大连京剧院入驻抖音的建议书”。

她写道,“我于11月30号在抖音个人账号发布了一条演出预告,浏览量目前达到1.3万,点赞评论量500多;如果正确运营,相信会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,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大连京剧院。”

大连京剧院的院长叫杨赤,是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,也是一个开明、愿意提拔青年演员的前辈。杨赤同意了任思媛的提议,说这事交给你去办吧。她就为大连京剧院注册了抖音账号,定期发布京剧院的演出视频。

杨赤看了任思媛的直播,确定直播内容都是京剧相关,弘扬传统文化,宣传京剧。杨赤说,“你干吧,我支持你!”

现在,任思媛的抖音账号拥有16万粉丝,每天直播间在线人数稳定在800人以上,每场观看人数都超过3万,最多达到10万以上。任思媛说,大连京剧院的宏济大舞台,剧场座位坐满了也不过六七百,而直播这种线上方式对弘扬京剧的力度是很大的,当然,线上也是为了更好地推动线下。“已经有很多直播间的粉丝都在期盼疫情早日过去,来到大连,看一场我的现场演出。”

京剧演员的收入普遍较低。任思媛每月工资不足5000元,每个月有一两次主演的戏,一场几百元,跑龙套更低,即便在北京和上海,京剧演员的演出费也不高。但靠着直播,现在她直播间的收入已经远远超出工资收入。

“直播平台为京剧打开了市场,一方面满足了广大戏迷观众的爱好,一方面又增加了京剧演员的收入,实现共赢。”任思媛说。

剃光头的花脸女孩

任思媛的父亲是个京剧迷。受父亲影响,任思媛6岁就会唱京剧。女孩学京剧一般会选漂亮的角色,比如演个小丫鬟唱花旦,演个大家闺秀唱青衣,演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,去演刀马旦、武旦等等。但父亲独具匠心,小女孩学旦角一抓一大把,不稀罕,学花脸反差多大呀,因此就让思媛唱了男孩才会唱的大花脸。

花脸也叫净行,在京剧里代表粗犷、威武的男性角色类型,要勾画脸谱。任思媛唱的是铜锤花脸,颇具代表性的人物是包拯、徐延昭等等。

任思媛也喜欢花脸,她的性格也适合,直爽、大方,没有小女孩的扭捏。13岁那年,她参加辽宁电视台的戏迷擂台赛,蝉联三届擂主,节目艺术顾问李麟童老师觉得她有天分,问她,你想不想做专业的京剧演员?任思媛说她愿意,但是家里穷,拿不出学费。李老师爱才,亲自领着她去辽宁省艺术学校见校长,校长听思媛唱了一段赤桑镇,就相中了她,还减免了部分学费。

任思媛是葫芦岛人,学校在沈阳,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。在学校,每天早晨六点起床练功,练功很苦也很枯燥,踢腿、压腿、扳腿、下腰,一个姿势长时间保持不动,胳膊得一直抬着,要是掉下来老师的棍子就打过来了。

她想家,学京剧太苦了,天天打电话给家里哭。母亲说,不行咱不念了,回来吧。她想,家里条件不好,所有的希望都在她身上,要是半途而废,她的人生就完蛋了,又坚持了下来。

在《铡美案》中,任思媛饰演包拯

花脸演员为了勾脸方便,会把头发全部剃光。任思媛进校第一次彩排汇报就剃了光头,剃头那天,她哭得很伤心。从13岁到19岁,她的少女时代是顶着光头度过的。

这给她带来很大的影响。她常年戴帽子,被人认作男孩,和女同学一起走路,被家长误解早恋,同学解释这是女孩,为了舞台上塑造的人物牺牲掉了自己生活中的形象;一次她去公共卫生间忘了戴帽子,有个孕妇进来看见她顶着一个光头,以为是个男的,被吓跑了;放假回家,在公园练功,还会有人特意走过来问,你家孩子得了什么病?母亲说,我孩子健康着呢,这是为了学习需要......

直到2006年,任思媛上大学,才开始留头发,学会了勾脸的时候用头布把头发包在里面,这样既不影响舞台,生活中也终于看起来和普通女孩没有两样了。

任思媛本科就读于沈阳师范大学戏剧学院。毕业后拜裘派传人李长春先生为师,李长春先生今年83岁,是个与时俱进的老头,也具有老一辈艺术家视戏如命的个性。

他去过任思媛的直播间,看着敬业的弟子认真表演,对思媛表达了肯定。他说,你们年轻人的东西我不懂,但借助互联网弘扬国粹的影响力这条路是对的。

老年人的俱乐部

疫情以来,戏曲演员在抖音直播成了一股潮流,以越剧、黄梅戏居多,京剧主播相比较少。虽然有王佩瑜、凌珂这样的名角入驻,但他们很少在直播间表演。任思媛做直播,也曾遭遇质疑,但她给了自己明确定位:“我是一名京剧演员,做直播,说高尚一点是弘扬京剧艺术,说朴实一点,就是服务广大戏迷观众的。唱戏给喜欢的人听,有什么错呢?借这个平台好好宣传自己,也宣传了大力支持我的工作单位,增加了自身的收入,又丰富了几百人的业余生活,何乐而不为呢?

任思源直播间多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京剧迷。有很多粉丝把任思媛的直播录屏加字幕制作成视频文件,发布到各个平台。一位老人给她留言,“抓住我有限的生命尾巴,多欣赏年轻演员的唱功,确实不错!谢谢你!我的人生坐标已度过88个春秋,争取上帝保佑我多听几年!”任思媛看到这条评论,感动落泪。

在抖音,任思媛的粉丝群超过2000人,任思媛每天下播都会专门留一个小时在粉丝群与粉丝互动,表达自己感谢,同时听取粉丝们改进的意见与建议。有时也给粉丝们邮寄点小礼物。任思媛称呼粉丝是“直播间的家人”“他们都把我当自家闺女儿看”。

任思媛做演出准备

任思媛说:“粉丝戏称咱们直播间是老年人俱乐部,的确咱们直播间老人占有比较大的比例”。她和老人们说,希望我退休后能开一家养老院,让你们的生活都过得丰富多彩!老人们笑道,丫头,等你退休了,我们早入土了。

粉丝们喜欢任思媛,因为任思媛纯粹,她是真心为了唱戏给别人听。她会把每段戏唱足,和别的主播PK,她说:“无论输赢,我们各自唱段戏,如果我赢了,对面的主播和我学唱一段京剧,我给你示范你跟我学,如果我输了,我给对面展示一段京剧。”不管连麦还是直播,她总是想方设法地传播京剧,“如果有一个人从不听京剧的人通过我的方式喜欢了京剧,那我就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。”

有粉丝整理了任思媛直播间的唱段目录,这一年多,任思媛表演生旦净末丑,从《铡美案》“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”,到《文昭关》“一轮明月照窗前”,还有《贵妃醉酒》“海岛冰轮初转腾”……一共表演了传统戏和现代京剧共170多段。

粉丝们总是很盼望见到任思媛。一旦思媛哪天有事停播,粉丝们就很失落,甚至直接开训:丫头,今晚上哪儿浪去了?粉丝们最多的留言是:“希望思媛能一直直播下去。”她回复:“我肯定陪着你们。”

“接下来,我争取做到直播间粉丝在线人数春节前稳定在1200,我会坚持直播,给大家唱戏。因为京剧确实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。”任思媛说,“我还有一个梦想,将来书写互联网京剧传播的历史,我希望我能有一笔。”(文/杨广)

(图片来源于光明网、字节跳动)